那些令人忍俊不住的魏晋时期明星人物的趣闻轶事

天游平台天游平台 天游娱乐 2019-12-25 50 0

  魏晋时期的风流人物以三曹和竹林七贤最为出名,他们的故事大多记载于《晋书》、《世说新语》等书中。三曹父子不用讲,尤其是曹植,人长得帅,人性单纯,才华横溢,最为后人喜爱。竹林七贤分别是嵇康、阮籍、山涛、向秀、刘伶、王戎、阮咸,这些人都喜欢喝酒,经常喝得酩酊大醉,可能是对于他们来说喝了能作曲、弹琴、作诗、为文,最主要的是喝断片了还能制造出一些趣闻轶事来。

  竹林七贤喜欢穿漂亮衣服,写漂亮的文章,画漂亮的画,爱漂亮的人。竹林七贤人生至高理想是爱、美和自由,表现在他们的身上就呈现出一种形痴、花痴和情痴的状态。

  竹林七贤在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算是那个时代的明星人物,他们的趣闻逸事可以说就是那个时代的娱乐八卦新闻。由于那时代媒体不发达、没有狗仔队,所以这些趣闻逸事有可能都是他们自己人放出来的,比如阮籍爱翻白眼、刘伶脱裤子裸奔、阮咸讨婢女做小老婆以及跟猪喝酒,这些事只有他们才知道啊,在一起喝多了以后就互相爆料,酒醒后互相宣传。也许,这就是他们心目中的潇洒吧。

  竹林七贤如果放在今天,肯定是多栖明星,不会局限于影视,比如嵇康不仅长得像王力宏一样帅,而且还有莫言的才华,弹琴比肩沈文裕,唱歌看齐李荣浩,还有一笔好画可以堪比白冰洋,时不时还流露一把真性情,给世人在茶余饭后留足谈资。很多人喜欢嵇康,不仅因为嵇康长得帅,而是因为他是一个全面型的人才,而且嵇康真的很单纯,没有竹林七贤里其他人心眼多。唯一令人可惜的是,他的《广陵散》只能脑补一下了。

  嵇康是一个不适合混的人,虽然说他喜怒不形于色,善于养生,形象上接近电视剧《花千骨》中的白子画,但是嵇康明显没有政治头脑,最后卷入了派系的争斗中,牺牲的时候年仅三十九岁。行刑当日,三千太学生集体请愿希望赦免嵇康,让嵇康做太学的讲师,但是冷酷的政治令他们明白这是不可能被准许的。临刑前,嵇康神色如常。他回头看了看日影,离行刑尚有一段时间,于是向兄长嵇喜要来平时常用的琴,在刑场上抚了一曲《广陵散》。曲毕,嵇康把琴放下,叹息说:“从前袁孝尼(袁准)曾跟我学习《广陵散》,我每每吝惜而固守不教授他,《广陵散》现在要失传了。” 从此嵇康的形象定格在这一刻,直到千百年后,仍然让人谈起此事不禁热泪盈眶。

  竹林七贤中文学造诣最高的还得是阮籍。阮籍擅长写五言咏怀诗,感情深厚,气质沉郁。阮籍虽然不问世事、放浪形骸,但是却不容许自己儿子这么干,阮籍发现自己的儿子要学自己,于是教育他:“家里下一辈里已经有阮咸这号人了,所以你就不要凑热闹了。”鸡贼的阮籍有着清醒的一认识,突然这样做是有着政治原因的,为了避免迫害,不得不寄情山水与黄老,实在是无奈之举。 阮籍的文学作品充满悲观忧郁的气氛,给人一种即使远离斗争也活不了太久的感觉比如这首咏怀诗:“朝阳不再盛,白日忽西幽。去此若俯仰,如何似九秋,人生若尘露,天道邈悠悠。齐景升丘山,涕泗纷交流。孔圣临长川,惜逝忽若浮。去者余不及,来者吾不留。愿登太华山,上与松子游。渔父知世患,乘流泛轻舟。”

  竹林七贤中故事最多的则是酒疯子刘伶天生爱酒,每次喝醉了酒,就会把衣服裤子脱个精光,赤条条的在屋里裸奔。一天,有人去拜访刘伶,见他如此丑态百出,实在看不下去就劝解他说:“你也是礼教中人,似这等行径实在有失体统。”刘伶听了,把朦胧的醉眼一翻说:“我以天地为房屋,以房屋为衣裤。你为什么喜欢钻我的裤子呢?”

  刘伶已经将生死置之于度外,《晋书.刘伶传》记载刘伶的醉态,说他常常乘坐着白鹿驾的车,携一壶酒,叫一个童仆带着铁锨跟随,说:“不管我死在哪里,就地挖个坑把我埋了吧。”刘伶有时候显得很没有酒德,喜欢酒后打架,但是只挑比自己身体瘦弱的打;如果对方人高马大,他就示弱:我这鸡肋一般的身体,怎么承受你那尊贵的拳头呢!

  同样可爱还有阮咸,阮咸是阮籍之侄。阮咸跟姑姑家的婢女相好。婢女归家,他不顾一切骑驴去追婢女回来。阮咸还曾经喝醉了跟猪一起继续喝,边喝边敲鼓。

  最后再说一下王敦。《世说新语》中曾经记载了王敦这个上流社会人物失态的事情。王敦娶了晋武帝的女儿,刚和公主结婚时,上厕所,看见漆箱里装着干枣,这本来是用来堵鼻子的,王敦以为厕所里也摆设果品,便吃起来,竟然吃光了。出来时,侍女端着装水的金澡盘和装澡豆的琉璃碗,王敦便把澡豆倒入水里喝了,以为是干粮。侍女们都捂着嘴笑话他。

  魏晋时期几个明星人物的趣闻逸事我们今天就讲到这里了,这些人的真性情于今时今日是很难见到了,我们只好把想象的触角延伸到那些被尘封的历史中,重读阮籍嵇康等人,感受一下魏晋风流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天游娱乐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天游娱乐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喜欢0发布评论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

  • 昵称(必填)
  • 邮箱
  • 网址